期期稳包单双中特2017|最谁的单双中特

老项

作者:刘麦加 来源:《意林原创版·讲述》

  老项是我高三时的同桌。她是个大美人。

  老项在跟我成为同桌以前,大概高二整整一年的时间里,我们说话的方?#35762;?#36229;过三种,说话的次数不超过十次,内容多为“麻烦让一让”“同学我橡皮掉了你帮我捡一下”之类的。其实如果按照传?#25104;?#30340;物以类聚的同学分类,本应该混迹在顶层校花圈的老项由于为人和行事都过于保守,更?#19981;?#21644;前排那群说话声音不超过20分贝的女生在一起玩。她有自己的圈子和世界,对外界的诱惑有了免疫力,便很容易就能快乐。

  高二的时候我混的是寻衅滋事没事儿就?#39029;?#30340;圈子,精神世界混乱得一塌糊涂,像一只过分亢奋的青蛙随时都能蹦起来。我认识很多人,可记不住他们的名字,走在学校楼梯过道上“嗷嗷嗷”地一溜打着招呼过去。就算是在一个班,对老项,我?#19981;?#20102;很长时间才记住这个眼睛大大、皮肤白白的姑娘的名字。

  有次闲极了无聊,大家一起说要评选班花,有人提名老项,我立刻反对。从五官和气质上来看老项当班花并没有异议,但是她不具备班花的品德。首先,她很善?#36857;?#20854;次她很低调,让她顶着班花的头衔不利于她身心的健康发展。

  老项当不了班花,但绝对是高中女朋友的高配。她长得好,成绩好(在和我坐同桌之前),温柔,善?#36857;?#26102;不时?#21482;?#20431;皮地抖两下机灵。

  十七岁那年的秋天,年级里所有知情和不知情的人都装出一副兵荒马乱的样子,我特别讨厌这种人心惶惶的气氛。不过那天下午的体育课上,我看到坐在落日余晖里的老项,顿然觉得心旷神怡。我当时并不知道她身上散发出的是什么,可我知道那种气质是发光的。

  老项穿着校服,十七岁,从容,略红着脸,更重要的是,她发着光。高三在她头顶,可她不觉?#27809;?#24352;,年级里有人说老项高冷,毕竟是美女嘛,有点架子很正常,刚和老项坐同桌的时候我也伪装了好一会儿。但只有一周的时间,一周之后,当我在某堂数学课上醒来,看到我旁边同样睡得口水横流的老项,便觉得这位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的形象一下子平易近人起来,鼓起勇气第一次教唆她跟我一起逃掉晚自习去学校食堂买年糕吃。日子久了,在我的言传身教下,老项开始上课说话、逃课、不写作业,成绩突飞猛进地下降。

  但老项就是老项,不论我多大程度地影响到她,她还是那?#27425;?#26580;善良。老项一直坐在我的左边,我?#19981;?#25341;着她的右胳膊的衣袖说话,后来她告诉我,她的校服右边的袖子明显要比左边的长出一截儿。

  高三最后一学期的伊?#36857;?#23398;校举行了一场高?#32423;?#21592;大会,非常神奇的是我没有逃掉那场动员大会,跟在老项后面在?#28363;?#25945;室里听一群学霸群情激昂地胡扯了三个多小时。三个小时后,我身心俱疲地回到教室,看到桌子上那张刚发下来的最新一次数学测试的试卷,我非常清楚地记得我考了9分,没错,150分的卷子我只做对了一道选择题和一道填空题。那也应该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觉得,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

  然后我抓起手边崭新的政治书,从第一页看起,继而开启了我以后向人津津乐道的高考逆袭之路。在老项的帮助和庇佑下,我的进步非常快,数学从9分一下子飞跃到了两位数,?#27426;?#21040;后期,老项连自己学习都觉得?#34892;?#21507;力了。

  虽然高一的时候她称霸过一时,但毕竟是在学神遍地的重点高?#26657;?#32769;项很快便?#24908;?#24471;体无完肤,加之我时不时地把她往歪路上拐,老项的学霸光环日渐消散,最终回归成了一个平凡的学渣,最终导致了她的高考成绩还不如我。

  事实上当时班上大部分人的高考成绩都不如我,后来我问过老项会不会怪我,如果不是和我做同桌,你本应该会有个更好的出路。老项敲着我的?#28304;的?#24819;什么呢,和你做同桌我很开心,而且你本来就很强啊,你比我强很多,这点我早就知道了。

  高三那一年冬天,我过生日的时候老项送了我一盆桂花,她把这盆桂花搬到学校来亲手交给我。很香很拉风,我很开心。

  我问她咋想起来送我一盆桂花的。她说桂花的花朵很小,但是很香很直接,像你,我希望你能一直这样。作为一个远近闻名的美女,说老项没有一点花边新闻那是假的。我知道她高二的时候谈过一个男朋友,那男生跟我是高一的同班同学,后来他们疏远了,老项说,我们是初中同学。话语中欲言?#31181;梗?#30524;神里却是就此打住。

  之后我只见过他俩在活动课的操场上散步,艺术生跑来班里问老项借过两次政治书,其他的事情就算是身为同桌,我也只能对各位看客说对不起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老项太低调了,她又不是个倾诉欲特别强的人,我当然觉得他俩肯定有什么,至少预备有什么,但是老项不愿意说,我便什么都不问。

  直到高考前,有一堂晚自习,艺术生跑来班门口把老项叫走了,快放学了老项才回来。她?#34892;?#20518;怠地坐回座位上,趴着,一动不动。许久之后,我感到她的肩膀在微微抽搐。

  老项在哭,同桌的第六感让我觉得我是知道原因的,但又觉得我其实还什么都不懂,于是便不晓得怎么去安慰她,只能陪老项干坐着。老项哭够了,肿着一双眼睛抬起头看到教室里已经没人了。她问我为什么还不走,我扬扬手里的试卷说,刚做完一份试卷,最后一题不太会。

  她拿过我的试卷,说,哪一题我帮你看看,然后把纸张铺开。而在那道大题的空白处,是我之前?#20204;Ρ是?#36731;写的一句话:时间太险,缘分的线要紧牵。

  老项一定是看到了这句话,所以才在面对试卷的时候深深地怔了一下。次日我再把试卷拿出准备研究一下那道大题,看到纸张的空白处有一块微小的褶皱。那是老项在那一刻流下了一滴我没有察觉的眼泪。

  随即隔壁班传来艺术生又转学了的消息。我想那滴滴在了试卷上的眼泪,应该是年轻时的老项对我也是对她自己最毫无保留的一次表达吧。

  刚升上大学,在我失踪的那段时间里,看到她在她的QQ空间里,用我高中时候给她的歌做背景音乐。我忍不住冒泡?#30340;?#23621;然还记得这首歌?#20581;?

  她说,要是把这首歌忘了,就太对不起我的高中了。老项不光信任我,她还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粉丝。

  高中时大家写的课堂作文要么就很明媚很忧伤,要么就很颓废。而我一意孤行走批?#34892;?#30340;写实贫嘴路线,对各位老师进行调侃,对社会?#32959;?#27627;不留情地予以抨击和评说。老师大概是觉得我太坦诚了吧,给我的作文一个不及格的分数,对我很是打击。

  但是老项很?#19981;?#30475;,每次课堂作文或者考试作文她都非常积极且很?#34892;?#33268;地把我的作文要来看,她对我的?#19981;逗统?#25308;完全是真情流露,毫无做作和表演的成分,因为老项的鼓舞,我才把我的文风坚持了下来。

  大概正是由于她这些真挚和直白的鼓励吧,我竟然一丝不敢懈怠。

  老项是我的朋友中结婚比?#26174;?#30340;那一拨儿,我还在国外读研究生的时候,她就嫁给了一个好脾气的温柔大叔,是个肿瘤科医生。

  她和她老公是我继我?#33268;?#20043;后见过的又一对让我感到万分温馨的夫妇,老项最终得到了和她?#24895;?#26368;匹配的幸福。

  一年之后,老项生了个大头儿子,眉目间有妈妈的柔美。她有了家室,能够小聚的机会更是少了很多,可一旦联络起来,从没有任何生疏的距离?#23567;?

  同桌那会儿,我和老项?#19981;?#22312;晚自习的时候聊天,我?#32769;?#35760;得有一次,高考前夕,老项突然转过脸跟我说:“老刘啊,我突然发现,我天天面对你的时间?#35753;?#23545;我?#33268;?#30340;时间多多了啊。一周上课6天,高三这个周期差不多有300天。”我简直要跳起来,说:?#26114;?#27490;比跟?#33268;?#30340;时间还多,有了亲儿子都不可能这么密集地相处吧,幸亏你长得好看,要不然天天这样看到你我肯定要吐了。”

  老项哈哈笑起来,说:“我这么天天看着你也差不多把你这张?#25104;?#28145;地刻在我的脑海里了。”

  我说:“反正一时半会儿我是忘不了你长什么样子了。”老项说:“我也是,应该会记很久。”

  我问:“能记多久。”

  老项说:“一辈子太假了,差不多能记到我得老年痴呆那会儿吧。”

  那年我们十多岁,时光碎碎地走着。后来我们二十多岁,岁月大片地流着。后来我们都长大了,后来我们都老了,后来我们都忘记了好多事情,后来我们又帮彼此回忆起了很多事情。

  后来老项开始叫我刘大姐,我开始叫她项大婶。

  但老项永远是我认识的人?#26657;?#33021;把校服穿得最好看的女生,没有之一。

上一篇:你慌乱了我的年华     下一篇: 谢谢你,七喜
期期稳包单双中特2017 亲朋棋牌二人麻将外挂 兴华彩票下载 赛车pk10软件 羽毛球彩票投注 北京pk10分析计划软件 排列三杀一码推荐 北京pk10计划手机分析 qq红包大小单双玩法 单机斗地主欢乐版免费 河北人社app下载